中国观鸟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383|回复: 2

白河湾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24 11:19: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白河湾畔


1.白河湾


多年前我去过一次白河峡谷,那次也是晴空万里,我记得有人看见山尖远处盘旋的猛禽,说那是金雕。我用望远镜看了看,也当自己看见了金雕。其实我什么都没看清。后来我在动物园里见过金雕,把它和那个影子一结合,也就算知道了金雕是怎么回事儿。


白河,古时叫过沽水,发源于河北,现在有沽源县。京西南的拒马河古时叫过涞水,所以河北也有涞源县。无论白河还是拒马河,都是源起于太行山与燕山山区,河水清澈。不像永定河打黄土高原那边来,旧时代到北京就成了卢沟河。卢,黑也。白河一路曲折流来,不但成就了延庆区的百里画廊,到了怀柔区,突然在峡谷间拐了几个大弯,成就了白河湾。白河峡谷和永定河峡谷、拒马河峡谷,是京城久负盛名的三大峡谷。


我们从北京自南而北来,到了怀柔,先是沿着琉璃河畔进入峡谷。琉璃河与白河交汇的河面上,修建了一座人工小岛,岸上立牌叫“小都江堰”。我把图片发给成都的朋友,笑说这也太山寨了。或是地方官员所为,以无聊为能事。

白河在那一片山区,狠狠地甩了几个S型,气势上不输雅鲁藏布江大拐弯,当然山势肯定没藏区那么雄壮。这不妨碍白河峡谷群山的险和秀,两岸夹山,一水如练。2月末,气温或高或低,白天高,夜里低。夜里低温,白河水面结冰。白日高温,冰面消融。最美的河面是,半是浮冰半流水。冰面是雪白的,和两侧乌岩映衬,是绝美。上一年的芦苇颓唐地枯萎着,但哗啦啦的流水已带来了绿色的声音。


河面开阔处,普通秋沙鸭、绿头鸭们在兴奋地游弋,相互追逐着迎接春天的到来。鸟儿们最能辨识春天的气息,要不然看看喜鹊们都开始围着巢打转,连麻雀也为了求偶对打个不停。

近些年,乡村也都在大搞开发。白河峡谷里有几处村落,这里景观好,能看得出新房子正在密匝匝地盖起来。乡村旅游的如火如荼,看得见的是民众的日子富裕起来,看不见的则是生态灾难。城里游客来了,一样要排泄,最后废物都去哪里了呢?我看见沿白河一侧,村与村之间到处都是人工木栈道,想象得出夏日里的喧闹与嘈杂,水鸟们的领地没了。要不然我们一下车,普通秋沙鸭看见了人影儿,就忙不迭地飞遁而去。像拒马河峡谷一样,过度开发是个大问题。等到处都是民宿,不知道这样的白河峡谷还有没有意义。


2.寻找领岩鹨


领岩鹨(Alpine Accentor),说实话不是那种长得特别好看的鸟,俗名就叫大山麻雀。除了头部呈灰色外,身体其余部分远看几可等同于麻雀。不过物以稀为贵。麻雀人们天天见,习以为常,领岩鹨则不易见。


听见过的人讲,领岩鹨就生活在白河峡谷公路边的岩石上。我们按图索骥,车停在山阴处,一下车,立刻就觉得阴冷。由于大山阻隔阳光,这里的白河水面一片冰封,确实如一条白玉带蜿蜒远去。在幽长的峡谷里搜寻一只从没见过的鸟,有点儿大海捞针的感觉。


白河峡谷的南侧,巉岩裸露,有时抬头,正见一大块巨岩突耸在公路上面,既狰狞又威武。有的山岩缝隙是泉涌,寒冷使那里变成了冰瀑,紧紧贴靠在崖壁。这样的一抹生动,可比各大景区里的人造冰瀑好看多了。在自然美面前,人造美不免做作。可是,人们十分乐于自以为是,佳绝的白河峡谷里不时就见到一些拙劣的雕塑或者书法,大煞风景。


岩壁上并非全部都是光秃秃的,凡有凹处,即长灌丛。草木们都在春绿的酝酿中,远望苍灰一片。开始我们听到山坡上有断续的鸟鸣,然后就开始仰首寻找声音的来处。这可实在太不容易了,找了几分钟还是一无所获。这时沿公路走在前面的人摆手,示意有发现。

我们群聚过去,很快便看见了在岩石上觅食的小鸟。领岩鹨通常生活在有崖壁的石头山上,育雏在崖缝里,它们也愿意在山谷的灌丛里找虫子吃。领岩鹨有很好的抓握石头的本领,看见它不停地从一块凸岬跳到另一块凸岬上。有时蹲在石头上萌宠,任大家给它拍照。


过了一会儿,领岩鹨忽然飞落到公路边上,距我们更近了。这鸟不但不怕人,连一辆从它身边飞驰而过的越野车,它都视若不见。同行的朋友们有趴在地上的,有蹲着的,有站着的,又是一阵狂拍。小鸟兀自啄食地面,不知道它找到了什么东西吃。

领岩鹨生活在崖壁上,这是它的优势,因为可以最有效地避开敌人。但是我发现,它最大的劣势却在于,不怎么怕人。我百度搜索领岩鹨的生活习性,多可悲,直接写明容易饲养。《礼记》里面谈到“苛政猛于虎”,对小鸟来讲,最凶猛致命的天敌根本不是我们日常丑化的鹰隼,而是“人类猛于虎”,只能寄希望于人类越进化越文明。


这一行,我还见到了另一种生活在大山里的戈氏岩鹀(Godlewski’sBunting)。又是一种长得像麻雀样的小鸟,要命的是它也不怎么怕人。照说观鸟是越近越好,我现在却希望鸟儿们离人越远越好。人类自我中心的取向如今已趋近疯狂,伴人如伴虎,离得越远,存活下来的几率越大。


3.肥鸡罗生门


我们到白河湿地公园转转。那里也有木栈道,不过距白河远一点儿,横七竖八的枯黄杂草又常常挡住视线,以至于我们什么都看不到。边聊天边朝前走。


在经过一处栈道拐弯的地方,忽然从左侧的草丛中飞出两只鸡来,它们明显处于惊慌失措中,一只向左侧的山边飞,另一只向右侧的河道一带飞。栈道在树丛中,想看清楚很难,遮遮挡挡的。后来我想,这会不会是鸟类的障眼法,朝两个方向飞,敌人自然就会分神的。你想追哪一个呢?


两只鸡的出现令我们也很惊愕,因为从来没想过这里会遇到鸡。我走在最前面,鸡飞的声音很大,还吓了我一跳。这样鸡一飞走,我们便大声探讨起来,先是彼此遗憾为什么没留意身边的草丛。我们又哈哈大笑。结果更掉下巴的事情出现了,第三只鸡又飞起来,落进不远处的芦苇丛里。离我们站立栈道不远的地方。竟然还有第三只?


一位同行人说:肯定是雉鸡。我看见有只雄的,那两只估计就是雌的。

他说是雉鸡,我没大意见,但他说还有雄的,我就不大同意。雄雉鸡是很鲜亮的颜色,在我眼前一晃儿而过的,分明都是土黄色。

一位同行人说:会不会是三只雌性雉鸡?

又一位同行人说:不会是勺鸡吧?

后来的同行人补充道:有没有可能是日本鹌鹑?

后来我对照着图鉴看看勺鸡,还真是像。如果说都是雌雉鸡,又不是没有道理。


三只鸡从我们眼前瞬间消失。我们再去芦苇丛一带等候寻找,终不见影踪。至于三只肥鸡是什么,各有解说。几个人同一时间看一件事物,还常无法统一。后来我想,无论日常生活,还是军国大事,类似的场景可以说是常态。听人讲土耳其人的故事,朝鲜战争时他们也是“联合国军”的一份子,刚到战场见朝鲜人就猛打,结果第一仗对打的就是韩国军队。

人生里,好多事情都是说不清的,所以很多时候都要难得糊涂。


2019/2/2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21 09:47:23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的散文!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29 21:02:10 | 显示全部楼层
过度的开发,最后得到的,只能是大自然的惩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Archiver|中国观鸟论坛 ( 京ICP备10031106号-42

GMT+8, 2019-5-19 14:18 , Processed in 0.039906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