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观鸟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3548|回复: 33

繁殖季之后的婆罗洲——2013年8月27日 ~ 9月14日 马来西亚沙巴地区观鸟游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9-29 20:40: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红嘴蓝鹊 于 2013-9-29 21:00 编辑

繁殖季之后的婆罗洲
2013年8月27日 — 9月14日马来西亚沙巴州观鸟游记

第一部分 准备篇
   
    第一次听说婆罗洲是在很多年前看过的一部电影《狂蟒之灾》里,不过当时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那里有数量巨大的山蚂蝗,至于那里的鸟类则是在最近几年看过张果老、小明等人前去观鸟的游记之后才有所了解。虽然婆罗洲就鸟的种类而言没有隔壁的西马来西亚和泰国一带丰富,但其胜在特有种众多,毕竟它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大岛。综合考虑过鸟种多样性、预算、当地语言、气候等方面后,我和LP还是选择了婆罗洲作为硕士毕业回国之后的第一个远途观鸟目的地。
    婆罗洲又叫加里曼丹岛整个岛被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文莱三个国家瓜分,其中马来西亚在这里的统治区分为沙巴和沙捞越两个州,而我们本次前往的全部鸟点均属于沙巴州(Sabah)。婆罗洲全岛记录过超过600种鸟类,其中70%左右为留鸟,特有种50多个。很不幸我们这次选择的时间正好处于婆罗洲大部分鸟的繁殖期末尾(繁殖期是5月到8月),这个时间造成的一大不良影响就是雀形目林鸟的鸣唱和非雀形目鸟类的领域行为几乎消失,导致大部分雨林中的鸟类行踪更加诡秘和飘忽不定,极难被观察到,声诱自然也是没有任何效果的,因此很多特有种,比如一些鹧鸪、八色鸫和咬鹃,我们都没有记录到。不过考虑到再过一个月就进入雨季,而明年何时申请博士又尚未确定,我们还是决定先去爽一遍,大不了之后繁殖期再去一次。以下是我们的观察地点的大致位置和行程安排。

01.jpg
Figure1. 我们前往的鸟点地图(黑点所示位置)

8月27日:北京飞往亚庇市(Kota Kinabalu,当地简称KK),在吉隆坡转机
8月28日~ 9月01日:神山公园(Mount Kinabalu Park)
9月02日~ 9月08日:西必洛雨林探索中心(Sepilok Rain Forest Discovery Centre)
9月09日~ 9月11日:京那巴当岸河,苏考段(Kinabatangan River, Sukau)
9月11日:下午从苏考返回山打根市(Sandakan),并从山打根乘飞机回到亚庇市
9月12日~ 9月13日:亚庇市区、马奴干岛(Manukan Island)
9月14日:亚庇飞往北京,在吉隆坡转机

    实际上西必洛附近的山打根市也有往来吉隆坡的飞机,完全可以从北京经吉隆坡先飞到山打根,然后一路向西运行到亚庇,再从亚庇经吉隆坡转机回北京(或者反过来转)。但我们坚定地选择往返亚庇的机票,导致了行程看上去有些奇葩,完全是因为我们刷到了从北京往返亚庇的特价机票(大约1500/人/往返),和从山打根飞往亚庇的特价机票,这价钱对于仅仅提前一个月订机票的我们来说,已经很有诱惑力了。

    马来西亚签证办理
    去沙巴观鸟显然需要办理马来西亚签证,不想跑腿的话淘宝上有很多办理签证的店铺,自行搜索即可,不过我个人是不太放心把护照寄出去的,因此我还是选择了亲自去办签证。马来西亚个人旅游签证的办理地点是位于地铁亮马桥站C(东南)出口附近的盛福大厦内的马来西亚签证中心,注意亮马桥东北侧的马来西亚大使馆是不接受个人办理签证的。

02.jpg
Figure2. 马来西亚签证处位置

    盛福大厦进门左手边就是马来西亚签证处,签证处的工作时间是:周一至周五的上午9:00-12:00(递签时间),周一至周五的下午2:00-5:00(取签时间)。目前在此处办理签证的主要流程是(最好本人前往,代办需带户口本等证明材料,比较麻烦):进门领取申请表→随便找个地方填写申请表(强烈推荐自带笔!)→排队审核签证申请材料(需要准备:填完的报名表、两张两寸白底彩色照片、护照),然后领号→叫到自己的号之后去窗口递交材料→三个工作日后取签(递签当天计为第一个工作日)。注意我们申请的三个月单次入境签证(每次最多停留30天)是不需要提交机票行程单、酒店确认函等辅助材料的(三个月多次入境签证才会用到这些)。签证费用最近涨价了,是人民币200元/人。

03.JPG
Figure3. 马来西亚签证处内景,右边的小桌子就是领表/材料审核/发号处,窗口是材料递交处

    婆罗洲的交通和经济
    往返于北京和亚庇或者山打根的国际航班主要是亚洲航空(www.airasia.com),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转机,从北京往返吉隆坡大约需要六个多小时,而吉隆坡到亚庇则是两个半小时的飞行时间,若是直接从吉隆坡飞到山打根则需要3个多小时。亚航的特价机票还是很多的,当然提前两个月以上查看亚航的网站刷到特价票的概率比较大,根据我自己的感觉,北京到吉隆坡这段在人民币800以下/人/单程的都属于性价比比较高的特价票,当然具体选择还要结合行程时间安排和个人经济状况再决定。不过亚航比较令人纠结的一点是其托运行李必须花钱购买额度,例如在北京到亚庇这段单程航班购买20kg的托运行李额度需要花费人民币大约200元(这样你可以托运一件20kg以内的行李,否则现场交钱),随身行李限重7kg外加一个笔记本包或女士手包。注意飞机上的餐食也不是免费的,因此强烈推荐自带食物。
    沙巴本地可以租车自驾,价格和国内类似,在亚庇和山打根的机场都有租车的柜台,不过这里的汽车驾驶室在右侧,并遵循基于靠左行驶的交通规则,国内驾驶员在适应新规则的期间比较容易出事故,因此请谨慎考虑在这里租车。考虑到安全问题,我们这次没有租车,主要靠出租车、长/短途公共汽车往返于各个鸟点,具体价格请查阅下文游记部分。
    马来西亚使用的货币叫马币,英文简记为RM(就像人民币的英文简称是RMB),马币的单位是“令吉(Ringgit)”,在中国对应的货币单位是“元”(ChineseYuan,CNY。汇率则是在1令吉(马币)= 2元(人民币)上下浮动,简单地说把马币数字乘以2就是等值的人民币价格。除了单独说明的之外,下文提到的所有的价格数字都是以马币为单位的,例如亚庇市区公交车票1块钱代表1令吉 = 2元人民币。
就大部分百货商品和交通工具而言,沙巴的消费水平和国内是类似的,个别地方比国内贵些,例如亚庇市区公交票价是1块钱,大型公园门票在10块到20块钱不等,一瓶500毫升的可乐价格在两块到三块不等。出租车价格比国内贵些,一般不打表,具体价格视地区、车型和司机心情不同而变化,同等里程的价格大约是北京2013年下半年出租车价格的1到2倍。而我们选择的旅馆标准间住宿价格则在70~ 120块钱/晚之间。

    参考文献
    除了网上下载的7~10月沙巴地区观鸟报告之外,我们带了《Birds of Borneo》这本图鉴,作者是Susan Myers。

    当地气候与天气
    婆罗洲低海拔区域全年白天气温略高于30度,晚间25度左右。山地海拔1500米之处白天视具体天气25~30度左右,而晚间仅15~20度。5月到9月是旱季,10月~次年4月是雨季,降水量峰值出现在11月份。总体而言山区降水多于低海拔,而西部沿海降水多于东部沿海。低海拔雨林内比较潮湿,但比太阳直射之处凉快,不过蚊子甚多,必备强力驱蚊水和薄荷膏(咬过之后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9-29 20:41:22 | 显示全部楼层

2013年6月10日 ~ 6月26日地中海 Mallorca 岛观鸟游记

本帖最后由 红嘴蓝鹊 于 2013-10-7 00:01 编辑

第二部分 游记篇

    27日从亚庇(KotaKinabalu)机场下飞机提取行李之后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考虑到上山的长途车需要去亚庇市区乘坐,而且下午班次极少,我们决定直接从机场乘出租车去神山(MountKinabalu Park)。这段路程是接近100公里的上坡,打车费用150块钱。这里的机场打车不是直接付钱给司机,而是先在机场出口附近的柜台告知目的地,付款后得到出租车票(Taxi Coupon),然后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上车。因为下雨加市区堵车,五点多才到达神山脚下我们预定的旅馆(D'Villa Lodge,旅馆网址 www.dvillalodge.com.my),天都快黑了。旅馆老板中文很好,餐厅还有无线网络,虽然速度比较慢但挂个QQ或者微博之类还是没问题的。

    因为前一晚在飞机上休息得不是特别好(亚航的座椅实在是不舒服啊!),第二天我们7点多才起床,吃早饭的时候发现窗外有灰卷尾(Ashy Drongo之类的常见鸟在林中出没。从旅馆到神山大门(海拔1564米)需要沿公路步行大约500米,之后就算是公园内部了。在这里买票(15块钱/人,有效期三天)后继续往上走大约4公里会到达“二门”(Timpohon Gate,海拔1866米),大门和二门之间有公路也有林间小路(各种Trail),是我们的主要观鸟区域,而从二门再往上则只有步行的上山小路,如果你越过这个门就会被记为爬山的游客,而爬山的游客必须在公园管理部门注册并雇请向导,来这里的其他游客多是爬山的,神山山顶海拔4095米是婆罗洲第一高峰,爬上去需要两天,在半山腰3000米左右的地方有宾馆可以住宿。

    大门附近游客甚多,鸟很少,比较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大群的白腹金丝燕(Glossy Swiftlet在售票处附近的小木屋屋檐下筑巢。门口附近的草地上有一小群神山地区最常见的婆罗洲特有种——栗冠凤鹛(Chestnut-crested Yuhina。我们沿大门左手边的栈道往上走,两边的树林中无比地寂静,一只鸟都没有,我们只好观察其他有趣的植物和昆虫。走了好久才从头顶上过了一群灰喉山椒鸟(Grey-chinned Minivet黑冠绣眼鸟(Black-capped White-eye,这是神山地区最常见的绣眼。我们往二门的方向前进了两公里感觉实在没什么鸟了,就转向通往神山植物园的小路,路上还看到一只被碾死的绿色鬣蜥。很遗憾,神山植物园里面除了个别绣眼之外没有其他鸟类活动的踪迹。晃荡到下午一点多我们回到大门附近较低海拔处吃午饭,餐厅附近仍然有一小群栗冠凤鹛甚是活跃,不过它们中间居然还夹杂着一只红额穗鹛(Rufous-fronted Babbler。下午3点以后云量增多,本来鸟就不多的林子里视野变得更差,不再适合观察,我们决定回家休息。

04.JPG
Figure4. 神山大门

05.JPG
Figure5. 白腹金丝燕

    29日我们用一个整天探索了神山附近(说是附近,其实也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的波令温泉(Poring Hot Spring),这是一个小公园,整体看下来感觉公园外围的小树林和公园最里面的林间小道是鸟最多的地方,而公园中部的温泉区则是人最多的地方,温泉区往里面走一点有个蝴蝶展厅,里面有婆罗洲各种特色蝴蝶和其他昆虫(竹节虫,螽斯,锹甲等)的标本和大网笼中的活体,很有意思。在公园深处人迹罕至的林子里我们收获了诸如大黄耳捕蛛鸟(Spectacled Spiderhunter黑冠幽鹛(Black-capped Babbler等行踪诡秘的林鸟,LP反应快,都拍到了,我一个都没拍到。不过LP在林间小溪洗手的时候不幸被水蛭上手了,幸亏它还没下口就被发现了。公园外面的小树林里则有一只棕腹地鹃(Chestnut-bellied Malkoha和一小群啄花鸟太阳鸟之类,例如橙腹啄花鸟(Orange-bellied Flowerpecker褐喉食蜜鸟(Brown-throated Sunbird,它还有个中文名字叫褐喉直嘴太阳鸟,也就是版纳发现的那个中国新纪录等。附近的竹林里则有很像白腰鹊鸲的婆罗洲特有种白冠鹊鸲(White-crowned Shama和无数的蚊子(我们当天竟然没带驱蚊水……)。此外,这天还看到了此行的第一种猛禽——一对远远飞过的马来鹰雕(Blyth's Hawk-eagle

06.JPG
Figure6.黑冠幽鹛

07.JPG
Figure7. 长嘴捕蛛鸟

08.JPG
Figure8. 大黄耳捕蛛鸟

09.JPG
Figure9. 棕腹地鹃

10.JPG
Figure10. 橙腹啄花鸟

    下午回家的路上经过司机推荐,我们拐了个弯去看了传说中的大花草(此种学名Rafflesia keithii,以前只在科普书里见过这玩意,这次终于看到真的了,我们拍到的这棵有六片花瓣,直径大约80厘米,据向导说最大的个体直径能到1米多。这朵花刚开一天,品相甚好,也没怎么闻到臭味(气味只在每天晚上特定时间段散发),仅有的1只苍蝇孤零零地停在花上。向导大爷说,寻找大花草是当地村民喜闻乐见的业余活动,在哪里找到了就可以把花围起来,把消息告知附近的出租车司机,然后附近的村民就可以收钱带游客参观了(10块左右/人)。傍晚准备上车回家时我们还在附近的林子里听到一种类似红角鸮的叫声,上网查了资料之后发现是棕角鸮(Reddish Scops Owl,可惜当时急着回家,没找到鸟在哪。

11.JPG
Figure11. 大花草 Rafflesia keithii

    回到宾馆跟老板商量了一下,考虑到这个时间段大门附近这种海拔鸟实在太少,决定明天叫一辆出租车直接送我们到大门往上四公里处的二门(就是前面提到的海拔1800多米的Timpohon Gate),然后从二门往山下方向走——步行下山观鸟比上山观鸟的效率高,这是俩瑞典人教导我的,经过不断实践已经被我证实是科学的。
30日早上5:30我们准时乘车来到二门,二门有个二层小平台可以上去,我们在平台上看到了一些绣眼和特氏太阳鸟(Temminck's Sunbird,这小家伙长得很像中国的黄腰太阳鸟,可惜光线太差没办法拍摄。一层的台阶旁边站着一大一小俩黑影在吃地上的虫子,仔细一看大个的是巽他啸鸫(Bornean Whistling Thrush,小个的是白眉林鹟(Eyebrowed Jungle Flycatcher,两个都是婆罗洲的特有种。二门附近有个小院是配电站,小院周围的灌木和林子里有不少鸟叫,还有大大小小的鸟在快乐地飞来飞去,例如黑头穗鹛(Grey-throated Babbler和婆罗洲特有种加里曼丹树鹊(Bornean Treepie,可惜清晨光线实在不好,还有雾,相机感光度一直维持在1600~ 2500左右……天更亮些后林子里终于不那么昏暗了,小院侧面的路边也出现了两种噪鹛——灰褐噪鹛(Sunda Laughingthrush栗头噪鹛(Spectacled Laughingthrush,后者亦是婆罗洲特有种,但是在神山上相当常见。

    我们绕着电站小院转了一圈,并且往附近的林间小路里走了走,试图寻找鹧鸪和咬鹃,可惜都没找到,不过回到小院门口准备往山下走时,一道亮丽的绿色身影从左侧的林子里冲了出来——是短尾绿鹊(Short-tailed Green Magpie

    继续沿公路往山下走,在个别视野开阔处还能眺望到海拔4000米的山顶,但蓝天白云只维持了一个小时就被厚厚的乌云取代了,不久居然下起雨来,鸟的种类和数量也迅速减少,不过在我们认真的寻找下还是记录到了栗头缝叶莺(Mountain Tailorbird)小赤鹃鸠(Little Cuckoo-dove)山皇鸠(Mountain Imperial-pigeon)和常见的绣眼等等,甚至还有一只中国也有的咬鹃——橙胸咬鹃(Orange-breasted Trogon)。和公路交叉的每一条岔路我都会走进去看看,令人遗憾的是还是没找到鹧鸪和当地特有的灰胸咬鹃。山里还回荡着不少金枕拟鴷(Golden-naped Barbet)的叫声,但我们一个都没看到。

12.JPG
Figure 12. 早上六点的二门

13.JPG
Figure13. 栗头噪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9-29 20:4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红嘴蓝鹊 于 2013-9-29 21:36 编辑

    我们一路下到通往植物园的岔路附近,幸运地在路边一个转弯处遇到了一波小鸟浪,于是除了常规的绣眼、太阳鸟之外,又收获了几个新种:小栗啄木鸟(Maroon Woodpecker山柳莺(Mountain Leaf-warbler和一只漂亮的青仙鹟(Indigo Flycatcher,因为这天阴天,林下没光线,我们就没怎么举相机,以观察为主。下午两点整又开始下雨,看看远处的闪电,我们决定迅速赶回家。上网查到第二天是大到暴雨,我们就没有叫出租车上山,但第二天早上7点醒来发现外面天气极其晴朗,看来这里的天气预报没有天气本身变化快,我们马上起床吃饭,然后步行上山。

    走了一会儿LP忽然发现公路边的电线上有东西,逆光用望远镜实在看不清楚,拍下来发现居然是个婆罗洲特有种:黑胁啄花鸟(Black-sided Flowerpecker,远处的灌丛里还传来明显是鹎的叫声,可是大家都在灌丛底层,没一个愿意上来的。我们在大门口拍了一会儿白腹金丝燕及其巢之后,一边慢慢往山上走一边观察周围极度安静的雨林。我们在一个小亭子休息时终于又来了一阵鸟浪,这次的鸟浪停留时间很长,除了常规的绣眼柳莺太阳鸟和青仙鹟之外,还有一对黄胸鹟莺(Yellow-breasted Warbler和一只婆罗洲特有种加里啸鹟(Bornean Whistler,不过今天天气很好,于是我们按快门的次数和照片质量得到了显著提高。

14.JPG
Figure14. 青仙鹟

15.JPG
Figure15. 特氏太阳鸟

16.JPG
Figure16. 山柳莺

17.JPG
Figure17. 黄胸鹟莺

    因为游人太多,鸟太少,我们没有继续往上走。中午回到山门附近吃自助餐的时候,我们看到了混群的黑头穗鹛和栗冠凤鹛飞到餐厅附近的树上,和它们在一起的居然还有一只小斑姬鹟(Little Pied Flycatcher的雄鸟。下午回家的路上又听到了鹎叫,但还是没找到鸟。回到旅馆之后,我们还观察了一会儿停歇在旅馆屋顶上的洋燕(Pacific Swallow。同时,有一些栗头噪鹛、树麻雀(Eurasian Tree Sparrow白喉扇尾鹟(White-throated Fantail也会来到旅馆餐厅的地面和桌子上吃食物残渣,如果运气好能拍到很近的。

    9月1日是我们在神山上的最后一个全天,我们果断5点半出发,乘出租车来到鸟比较多的二门,巽他啸鸫、两种噪鹛和树鹊都还在,今天电站小院后面(Power Station Road)的鸟非常多,特别是加里啸鹟的距离很近,也没有遮挡,小路上还有一群白脸鹎(Pale-Faced Bulbul在觅食,这家伙以前似乎是黄绿鹎的亚种,现在已经是婆罗洲特有种了,这些鹎看到我们来了就迅速找地方隐蔽起来。草丛里还有个小小鸟在隐秘地爬行,忽然它蹦了出来——一只鹪鹛!我觉得是婆罗洲特有种:山鹪鹛(Mountain Wren-Babbler的幼鸟,但图鉴里和网上都没找到图,所以不能完全确定,期待看到成鸟。

18.JPG
Figure18. 白喉扇尾鹟

19.JPG
Figure19. 加里啸鹟

20.JPG
Figure20. 白脸鹎

21.JPG
Figure21. 山鹪鹛幼鸟

    之后我们沿着电站后面的Bukit Ular Trail走了一小段,发现路面有不少积水,很难走,也没什么鸟,于是就折了回来,在电站附近转了转之后决定走电站另一侧的小路Liwagu Trail,这是一条长约5公里的林间小路,比Bukit Ular Trail宽一点,方向也和大门出口一致,我们决定走这条路下山。

    刚从小路下来我们就看到了一只短尾绿鹊,这次终于是停歇状态的个体了,看得比前天清楚得多,真的是令人印象深刻的颜色。小路沿着沟里的小溪一路向下延伸,在小溪附近我们听到了蓝短翅鸫(White-browed Shortwing)的叫声,并且终于看清楚了山鹪鹛的成鸟,这小家伙必须在婆罗洲高海拔的特定生境(山溪边)才有可能观察到,并且秉承了鹪鹛行踪诡秘的特点,如今能顺利看到实在令人高兴。更令人高兴的是沿着小溪我们看到了多达4只山鹪鹛,还拍到了比较近的照片。

22.JPG
Figure22. 山鹪鹛成鸟

23.JPG
Figure23.Liwagu Trail的路况

    看完山鹪鹛我们继续沿Liwagu Trail向外走,但太阳完全升起来后鸟少了许多,只剩下零散的几个鹟莺、柳莺、缝叶莺和绣眼,没有什么新鸟种,看得我们都困了,不过当我们看到路面上的一些山蚂蝗(Tiger Leech)快乐地在泥坑里翻滚之后,马上精神了许多。Liwagu Trail很长,后半截因为不时有水管挡路导致某些路段很难通过,不过这段路边有很多加里啸鹟。我们走了接近5km之后看到了它和另一条小路Silau Silau Trail的交叉点,于是从这里经过Silau Silau Trail回到了公路上,彼时大半天已经过去了,我们在大门附近的自助餐厅吃完饭后就慢慢往回移动了。这几天下午2 ~ 3点都会下一场或大或小的雨,不过一般情况下早上和上午天气还是不错的。

    9月2日上午我们要赶往西必洛(Sepilok)的雨林探索中心(Sepilok Rain Forest Discovery Centre),西必洛是离沙巴东海岸山打根市(Sandakan)很近的一个小地区(村?镇?),所以我们要拦截从亚庇经过神山大门前往山打根方向的长途公交车,然后告诉司机在西必洛下车。我们的旅馆餐厅的墙上就贴着往来长途车的时刻表,一般是1.5到2个小时一趟车,站在旅馆对面路边的开阔地等公交(一般比时刻表上略晚几分钟,公交上显著地贴有目的地名字),车来了招手上车,到西必洛是35块钱/人,一般都有座。从神山地区到西必洛是4个小时左右,如果是中午则有停车吃饭的时间,车内条件不错,有空调也有卫生间,但是司机在山路上开得比较有激情,晕车的朋友要提前准备一下。

    我们9月2日下午3点半到的西必洛,从下车的地方到旅馆还有接近3km,虽然有不少出租车,不过我们决定利用天黑前的两个小时步行过去,打算在路上看点鸟,这里路边最常见的鸟是白眉黄臀鹎(Yellow-vented Bulbul),此外还有黑头文鸟(Tricoloured Munia)黄腹花蜜鸟(Olive-backed Sunbird)棕喉食蜜鸟(Red-throated Sunbird)等我的新种。很多白胸燕鵙(White-breasted Woodswallow)珠颈斑鸠(Spotted Dove)一起站在电线上。天黑之前还飞过了几小群长尾鹦鹉(Long-tailed Parakeet),就是太远了。此外,来这里越冬的家燕(Barn Swallow)的先头部队也已经到了。


24.JPG
Figure24. 黄腹花蜜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9-29 20:42: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红嘴蓝鹊 于 2013-9-29 22:01 编辑

    在西必洛的六天我们住在雨林探索中心边上的SepilokB&B(就是Bed and Breakfast的意思,旅馆网址www.sepilokbednbreakfast.com.my),住处离雨林探索中心仅500米,每天过去甚是方便。旅馆院子很大,有空调的双人间只要98/晚,院子里就有不少鸟,性价比甚高。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们直奔雨林探索中心,一出旅馆就在对面的一棵树上看到小群的亚洲辉椋鸟(Asian Glossy Starling)在进食,雌鸟和雄鸟长相很不一样。去雨林中心的路边开阔地有几群金丝燕在上下翻飞,中心一进门的湖面上空也有一些,仔细看看有两种:大金丝燕(Black-nest Swiftlet)爪哇金丝燕(Edible-nest Swiftlet)。和我们前一天看到的苔巢金丝燕(Mossy-nest Swiftlet)很像,三种金丝燕如果仅靠望远镜观察很难区分,我们大致总结了一下要点:三种尾叉由浅到深依次是苔巢金丝燕、爪哇金丝燕、大金丝燕,其中苔巢金丝燕的尾羽较短,近似方形,而大金丝燕则有比较明显的内凹;大金丝燕(仅限婆罗洲北部的亚种)和苔巢金丝燕上体颜色一致,而爪哇金丝燕则有比较明显的灰腰,和深色上体形成对比。但如果不看腰,那么大金丝燕和爪哇金丝燕极难区分。
    雨林探索中心的门票是15块/人,票是一张贴纸,当日有效,进出次数不限,贴纸每天换一个颜色。进门有个大湖,我们直觉地认为湖边上的林子里一定有翠鸟,于是稍后用望远镜扫了一圈,果然看见一个蓝耳翠鸟(Blue-eared Kingfisher)。沿着湖兜半圈就里来到了高架栈道,几百米长的高架栈道上视野甚好,可以看到雨林树冠层活动的大量鸟类,数量比较多的有灰缝叶莺(Ashy Tailorbird)黑翅鹟鵙(Black-winged Flycatcher-shrike)红眼褐鹎(Red Eyed Bulbul)白眼褐鹎(Cream-vented Bulbul),几个瞭望塔则可以看到更高更远的地方,可惜更远的地方只有一对凤头蜂鹰(Crested Honey-buzzard)飞过……两只小绿叶鹎(Lesser Green Leafbird)在很近的树上晃荡,LP拍到了很近的大美图,可惜我在远处发呆,结果什么都没看见。

25.JPG
Figure25. 小绿叶鹎
    在栈道上看了一会儿我们就从某个瞭望塔下到了地面,开始探索林间小路。低处仍然有很多灰缝叶莺,但在不远处的路边有惊喜等着我们:一只黄颈斑啄木鸟(Buff-necked Woodpecker)和两只灰黄啄木鸟(Grey-and-buff Woodpecker)一起在树上玩。可能是因为接近了中午,再往前走鸟明显减少,不过我们还是看见了一些漂亮的黑枕王鹟(Black-naped Monarch)雄鸟。

26.JPG
Figure26. 黄颈斑啄木鸟

    中午回旅馆吃饭,下午短暂地休息一下之后我们首先逛了逛旅馆的院子,餐厅后面今年没有织布鸟筑巢了,但是那片地里有一些白胸文鸟(White-bellied Munia的巢,还有个别巢里有鸟在蹲着,旁边树上的斑扇尾鹟(Pied Fantail也不少,比山里常见的白喉扇尾鹟小些,不过一样很活跃。有一只草鹭(Purple Heron从院里的小池塘被我们惊飞,荷花上还远远地站着一只蓝耳翠鸟,旁边的草地上有一对爪哇八哥(White-vented Myna在溜达,不过我觉得没有中国的八哥好看。

27.JPG
Figure27. 斑扇尾鹟
   我们慢慢转出了院子,开始沿着公路往雨林探索中心的反方向走,一出院子门就看见远处一个全身黑色的犀鸟大叫着飞走——是黑斑犀鸟(Black Hornbill),继续往前走到路口,有只冠斑犀鸟(Oriental Pied Hornbill)飞到了路边很近的一棵树上,开始变换各种姿势整理羽毛,于是我们得以拍到不同动作的冠斑犀鸟,过了二十分钟我们都看累了准备撤了,它还在哪里。路边的树上还有一些太阳鸟、扇尾鹟和珠颈斑鸠,但不是逆光就是太远。路口有家小卖部,我们进去买了些吃的和啤酒,就一边喝一边往住处走了。

28.JPG
Figure 28. 冠斑犀鸟
   
    9月4日早上5点半我们直奔高架栈道,过去的路上不断有犀鸟迎着朝阳飞过,一共有6只冠斑犀鸟和4只黑斑犀鸟。各种绿色的可爱鸠也甚是活跃,包括一些绿皇鸠(Green Imperial-pigeon红颈绿鸠(Pink-necked Green Pigeon和不那么绿但也很可爱的珠颈斑鸠。远处树上站着一大个猛禽,经过仔细识别,居然是中国常见的蛇雕(Crested Serpent-Eagle。高架栈道上除了昨天的常规种类之外,最大的惊喜是棘头鵙(Bristlehead,虽然很远且只有一只,但大红脑袋看得很清楚。近处有个呆呆的大盘尾(Greater Racket-tailed Drongo但两根丝状尾羽一个都不剩了,看上去衰的很。这天LP又拍到了比小绿叶鹎更罕见一些的大绿叶鹎(Greater Green Leafbird,但我当时在看另一个方向,等我反应过来时只看到了俩绿影飞过,什么都没看清楚。过了一会儿,有个带眼圈的雀鹎开始在某棵树冠上活动,吸引了我们的注意,仔细看看发现是个绿雀鹎(Green Iora,和这几天看了不少的黑翅雀鹎(Common Iora很像,但多个明显的眼圈。
    在雨林中看鸟要随时注意枯树,这天我们在枯树上看到了甚是活跃的蓝喉蜂虎(Blue-throated Bee-eater蓝耳拟啄木鸟(Blue-eared Barbet,一会儿到处找吃的一会儿张开嘴大叫。近中午时我们从高架栈道下到了湖边的林间小路,湖里有一群金丝燕在飞,懒得认了,但有两只洋燕停在吊桥栏杆上。在湖对岸的树上站着一只鹳嘴翡翠(Stork-billed Kingfisher。我们接着往前走,在林子深处遇到了一小群红翅穗鹛(Chestnut-winged Babbler,这小家伙的眼圈是蓝色的,甚是漂亮,不过它们总是在树林极其浓密的地方活动,还不停地跳来跳去,很难拍到一张好照片。看看时间已经中午了,我们决定回家吃饭,但在出公园的路上发现一只黄肚子的小小鸟在树荫下闪来闪去,居然是个加里曼丹啄花鸟(Yellow-rumped Flowerpecker,还是婆罗洲特有种呢。
    出了探索中心大门就没什么鸟了,只剩一堆金丝燕在天上转圈,不过在进旅馆院子之前还是有一群全身几乎只有一种颜色的暗栗文鸟(Dusky Munia从头上飞过。

29.JPG
Figure29. 加里曼丹啄花鸟
    吃过饭天气居然迅速变差了,过了两点更是下起了大雨,雨停后太阳已经几乎落山了。不过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去附近转了转,但只看到了很近的黑斑犀鸟和白胸苦恶鸟(White-breasted Waterhen,以及院子里的那些常规种类,例如斑扇尾鹟、白胸文鸟等。

30.JPG
Figure 30. 黑斑犀鸟

    我们旅馆的南边不远有个西必洛人猿庇护中心(Sepilok Orang-Utan Rehabilitation Centre,下文简称猩猩园),就是一个保护人猿(红猩猩)的小保护区以及科普基地。虽然似乎鸟不多的样子但我们还是准备9月5日过去看看,在步行过去的路上,除了活跃的常见鸟种之外,我们还找到了比较近的朱背啄花鸟(Scarlet-backed Flowerpecker雄鸟。猩猩园里面只能沿着栈道行进,同样没什么有意思的鸟种,猩猩的数量倒是不少,有十只左右的样子,还有个别猩猩妈妈带着宝宝的,在固定投喂的时间段则能看到更多个体,不过里面没有大网笼,猩猩可以自由活动。出来以后我们转了转纪念品店,就往回走了,感觉这园子里面实在不适合看鸟,还不如外面路边鸟多。路边至少可以拍一拍漂亮的黑头文鸟。

31.JPG
Figure 31. 黑头文鸟

    下午继续阴天下雨,雨停后我们在旅馆院里的小池塘看到了中白鹭(Intermediate Egret,但白胸苦恶鸟和翡翠都没有找到。

    这里简单介绍一下雨林探索中心的夜游活动:时间是每周一、三、五18:00公园门口小亭子集合,大约1.5~2个小时。人数最少4人最多10人(所以我们两人这次没办法报名,因为我们在此的期间没有4人团报名),费用30块钱/人。夜游当日下午3点前在售票处报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9-29 20:42: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红嘴蓝鹊 于 2013-9-29 22:02 编辑

    9月6日天气甚好,我们重新回到了早上5点半探索高架栈道的生活,在探索中心门口我们看到了一种新的犀鸟——凤头犀鸟(Bushy-crested Hornbill),而且是一小群4只,两成两幼,幼鸟比成鸟漂亮得多。清晨的高架栈道上比较冷清,只有零星的鹎、雀鹎、和黑枕王鹟,栈道入口处倒是有一对鹩哥(Common Hill Myna),不过看到我们就飞走了。加里曼丹啄花鸟还在上次看见它的地方,不知道是不是同一只。看看似乎鸟越来越少了,我决定早早地下到林间小路上探索,而LP决定继续留守在高架栈道上。

    于是一上午过去了,我回到高架栈道上和LP交流上午的看鸟成果,如下:
    LP拍到了多达四种啄木鸟,包括8只灰黄啄木鸟(前两天见过很远的)、一对红翅绿啄木鸟(Crimson-winged Woodpecker,以及一对橙背啄木鸟(Orange-backed Woodpecker和一只镶红绿啄木鸟(Banded Woodpecker,每种都很近。还有全身黑色的白翅鹊aterrimus亚种(Bornean Black Magpie黄臀灰胸鹎(Buff-vented Bulbul纯色食蜜鸟(Plain Sunbird等等有趣的种类,除了灰黄啄木鸟之外都是我没见过的。
    而我,绕着整个雨林探索中心转了一大圈,认真地探索了森林深处6公里长的小路,结果只看到了俩鹊鸲(Oriental Magpie-Robin,就是中国最常见的那种)和一只山蚂蝗,至少不算什么都没看到。
我很受打击。幸亏在汇合之后我们一起找到一家子棕胸地鹃(Raffles's Malkoha,否则我一上午就一个新种都没加了。我坚信我的找鸟水平是没问题的,于是在回旅馆吃午饭的路上很认真地在一群金丝燕里翻,果然靠我自己的努力找到了一只银腰针尾雨燕(Silver-rumped Needletail

32.JPG
Figure32. 红翅绿啄木鸟

33.JPG
Figure33. 镶红绿啄木鸟

34.JPG
Figure34. 棕胸地鹃成鸟

35.JPG
Figure 35. 棕胸地鹃 幼鸟

    从这天下午到第二天(7日)下午一直持续着阴天-下雨-阴天-下雨的过程,我们只在7日晚上出了趟门,唯一的收获是拍到了很近的灰缝叶莺。对了,旅馆餐厅旁边的花树上有一对漂亮且不怕人的铜喉花蜜鸟(Copper-throated Sunbird,每日吃饭必见。

36.JPG
Figure 36. 灰缝叶莺

37.JPG
Figure 37. 铜喉花蜜鸟

    9月8日清晨是个阴天,刚出门就有4只华氏鹰雕(Wallace's Hawk-eagle陆续飞过。之后我们发现高架栈道被一大群豚尾猴(学名Macaca nemestrina占领了,它们在栈道栏杆和附近的树林里跳来跳去,把绝部分鸟都吓跑了。等上午猴子走得差不多了,才有少量鸟回来活动,不过光线仍然很差。比较近的就是一只蛇雕、一些红眼褐鹎和一小群棘头鵙。红眼褐鹎和白眼褐鹎很像,但白眼褐鹎的背部和腹部颜色都比红眼褐鹎浅,后者整体显得更棕一些。至于少数图鉴里提到的虹膜颜色偏橙还是偏红这一点区别,我们觉得难度太高了,因为光线造成的影响太大,而且似乎同种不同年龄的虹膜颜色也有区别。临近中午我决定下到湖边的林子转一转,而LP则继续在高架栈道上等待。结果我除了一个鹳嘴翡翠(估计和前几天看见的是同一只)之外什么都没看见,而LP则拍到了绒额䴓(Velvet-fronted Nuthatch厚嘴捕蛛鸟(Thick-billed Spiderhunter和很近的黑枕王鹟。

38.JPG
Figure 38. 豚尾猴

39.JPG
Figure39. 棘头鵙

41.JPG
Figure40. 红眼褐鹎

40.JPG
Figure41. 绒额䴓

42.JPG
Figure42. 鹳嘴翡翠

43.JPG
Figure43. 黑枕王鹟

44.JPG
Figure44. 黄臀灰胸鹎

    在中午回旅馆的路上,我们遇到了一小群太阳鸟,以褐喉食蜜鸟和黄腰太阳鸟(Crimson Sunbird为主,这次终于是我成功地找到了一只混群的紫颊直嘴太阳鸟(Ruby-cheeked Sunbird,而LP则没看到它。中午吃完饭照例开始下雨,一直下到天黑。

    我们将在9月9日中午赶往苏考村(Sukau)去探索沙巴最长的河流——京那巴当岸河(Kinabatangan River),因此我们充分利用了上午半天再次来到高架栈道。一出门就在院子里看到了一对橙背啄木鸟在离我们很近的树上休息。而步行去栈道的路上,一只褐背针尾雨燕(Brown-backed Needletail引起了我的注意,但它飞得实在太快,难以拍到照片。栈道上除了天天见的常规种类之外,比较有意思的是红头缝叶莺(Rufous-tailed Tailorbird丝背鹎(Hairy-backed Bulbul黑喉缝叶莺(Dark-necked Tailorbird和一小群褐拟鴷(Brown Barbet。褐拟鴷们很活跃,在离我们不远的树上忙碌地找吃的,其中一个抓了只很大的络新妇然后把它在树枝上摔来摔去。此外,今天看到了小褐鹎(Spectacled Bulbul,长相和红眼/白眼褐鹎很像,但有个很窄的眼圈。不过,这天我最喜欢的鸟种是一只赤须夜蜂虎(Red-bearded Bee-eater,它实在是太漂亮了,而且很给面子地在树上停了很长时间。

45.JPG
Figure45. 橙背啄木鸟雄

46.JPG
Figure46. 褐拟鴷

47.JPG
Figure47. 赤须夜蜂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9-29 20:43: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红嘴蓝鹊 于 2013-9-29 22:12 编辑

    京那巴当岸河边的苏考村有很多旅馆,而这些旅馆几乎都有1~3天的河道游览+食宿的套餐,比如我们住的Sukau Greenview(旅馆网址sukaugreenview.net),有2天1夜和3天2夜两种,我们选择的三天两夜行程如下(其他套餐请在旅馆网站查询或发邮件询问):

    第一天12:00~ 13:00左右旅馆的车在指定地点接人,开到苏考大约两个多小时,之后登记,入住;下午16:00~ 18:00第一次河上巡航;18:30晚餐;19:30~ 21:00夜间河上巡航。

    第二天06:00 ~ 08:00清晨河上巡航,之后早餐;10:00~ 12:00雨林内徒步,之后午餐;下午16:00 ~ 18:00河上巡航;18:30晚餐;19:30~ 21:00夜间雨林内徒步。

    第三天06:00 ~ 08:00清晨河上巡航,之后早餐,08:30启程坐旅馆的车回到接送地点。

    旅馆的车接送的地点可以是西必洛、山打根地区的任意旅馆或者山打根机场,接和送的地点可以不一致,车钱包括在总报价之内,三天总报价400~ 450马币/人,视房型而有变化。

    我们联系的车在9日中午1点多来到了我们在西必洛的旅馆Sepilok B&B,我们上车以后就满员了,于是直接向苏考行进。路上修路所以略堵车,不过还是在16:00左右到了新的住处Sukau Greenview,路上看到一黑头鹎(Black-headed Bulbul)和一大群白胸燕鵙站在电线上,而LP在睡觉,什么都没看见。因为时间比较晚了,所以我们在简单地登记、搬行李之后迅速在河边集合,开始第一次河上巡航。河边站着成群的中白鹭,而河面上空很多冠斑犀鸟、绿皇鸠和三宝鸟(Dollarbird)飞来飞去,过了一会儿来了两只猛禽开始互相追逐嬉戏——是我的新种白腹海雕(White-bellied Sea-eagle),之后很快又飞来两只栗鸢(Brahminy Kite)。不过在这之后竟然下起下雨,向导继续在河边找动物,找到了就把船开过去近距离围观,因此我们在雨中观赏了婆罗洲特有种长鼻猴(学名Nasalis larvatus和象的特有亚种婆罗洲象(Elephas maximus borneensis。长鼻猴在河边数量甚多,去了就能看见。而象则是隔几个月才会有记录,我们这次正好赶上有一群象在河边游荡,于是停船观察了很长时间。这种象比亚洲象其他亚种小很多,很不怕人,其中一些公象还被戴上了GPS颈环。在河面上还有一只3米长的鳄鱼静静地漂着,向导说这就是传说中的咸水鳄(即湾鳄,学名Crocodylus porosus。太阳落山时雨终于停了,而我们在回旅馆吃饭的路上(船上)看到了一棵枯树上站满了夜宿的黑腹蛇鹈(Oriental Darter),在落日的余晖中甚有诗意。

51.JPG
Figure48. 湾鳄

    吃完饭的时候服务员找到我们,跟我们商量因为人比较多,所以能不能把今晚和明晚的行程换一下,于是我们这天晚上就改成了雨林徒步,而第二天才去河道巡航。晚上七点多我们在河边集合,这次是6个人加一个向导上船,船开了一会儿靠岸停下,我们下船来到了雨林中小路的入口,小路甚是泥泞,据向导说“泥坑里和路边有很多山蚂蝗”,所以必须穿码头提供的雨靴(免费)。小路是环形的,入口和出口都在停船的地方,步行一圈大约45分钟 ~ 1小时。向导走在前面用手电到处晃来晃去找睡觉的动物。我们看见的第一只活物是可爱的三趾翠鸟(Oriental Dwarf-kingfisher),它淡定地缩成一团看着我们,而我们在它附近4米处围观,顺便听向导的解说。看够了继续往前走,向导的手电再次照到一只睡觉的鸟——黑枕王鹟雄鸟,虽然我们已经在西必洛的雨林中心见过很多次了,但如此没有遮挡的近距离版本还是首次看到。向导还试图找懒猴之类但是没有找到,不过没一会儿居然发现了一只八色鸫,是绿胸八色鸫(Hooded Pitta),它同样配合地让我们拍摄,虽然不是特有种,但我也很满足了。回到码头,我在换鞋的时候发现我的手上趴着一只漂亮的山蚂蝗,经过仔细观察我确认它还没有开始吸血,于是我果断把它弹飞了。

48.JPG
Figure49. 三趾翠鸟

50.JPG
Figure50. 黑枕王鹟雄鸟

49.JPG
Figure51. 绿胸八色鸫

    实际上这天下午的巡航一直是阴天或者下雨,光线很差,不过我们看到了野生的海雕、各种猴子、大象和鳄鱼也很满足了。晚上的丛林夜游更是收获了几个精彩的新种,还是很值的。

    第二天(9月10日)早上六点我们准时出发进行第一次清晨巡航。早上的冠斑犀鸟和黑斑犀鸟极度活跃,而洋燕、三宝鸟、绿皇鸠、栗鸢、华氏鹰雕和黑腹蛇鹈都静静地站在树上。河边不时有牛背鹭(Cattle Egret)白鹭(Little Egret)、中白鹭和草鹭站立。象群还在离昨天记录点不远的地方,不过这天有太阳,大象也比较活跃(进食、游泳、打闹等),所以能拍到比较好的照片。船转过一片树林,开进一条支流,继续前进一会儿河面豁然开朗,变成一个小湖,这时一只黄脸鹳(Storm's Stork)和两只栗鸢迅速从湖边树林飞走。小湖有三分之一被水葫芦覆盖,而向导则把船开到水葫芦旁边,给大家科普水葫芦入侵本地的过程和防治的方法,返回主河道时已经快八点了,于是我们赶回旅馆去吃早餐。

52.JPG
Figure52. 婆罗洲象

53.JPG
Figure53. 黑斑犀鸟

    上午的丛林徒步除了一些黑翅鹟鵙和长相奇特的蜡蝉之外没啥有意思的生物,徒步地点和前一天晚上的夜游是相同的。不过这次我有幸没有被山蚂蝗附体。中午大家午休的时候我一个人附近路边的林子里转了转,看见了一大群洋燕,还有几个白眉黄臀鹎和红眼/白眼褐鹎(没仔细识别到种)。唯一的新种是几只红腰穗鹛(Chestnut-rumped Babbler,很可惜我反应慢了没有拍到。不过令人开心的是LP在屋里睡觉,什么都没看见。
    我们在下午四点准时出发又开始巡游,除了常规鸟种之外,一只斑腹鹃鵙(Bar-bellied Cuckoo Shrike)远远飞过,河边地上有一小群细嘴乌鸦(Slender-billed Crow)在开心地翻垃圾。我们又看了一下象群,这次居然找到一只身高只有一米的象宝宝,走路还不太稳当,也没断奶,在妈妈肚子底下拱来拱去,可萌了。这天看到一种新猴子,叫食蟹猴(学名Macaca fascicularis,下午猛禽不多,只有一只蛇雕和一只华氏鹰雕。18:00返回旅馆的时候我们发现昏暗的光线下有一只秃鹳(Lesser Adjutant)孤零零地站在树尖,向导迅速把船转过去,不过它很快就飞了。更晚些时候我们还找到了一群凤头犀鸟的夜宿地,大家都观察了很长时间。

54.JPG
Figure54. 食蟹猴

55.JPG
Figure55. 秃鹳

56.JPG
Figure56. 凤头犀鸟

PIG_3693.JPG
Figure57. 京那巴当岸河日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9-29 20:43: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红嘴蓝鹊 于 2013-9-29 22:24 编辑

    这天晚间的活动是夜间巡航,观察河道两边临水的树上有没有动物在活动。船开出去不久,向导就找到一只睡觉的鹳嘴翡翠,LP之前在西必洛一直没拍到近的,这次终于满足了。没过一会儿我们接近了一片石壁,在石壁的凹陷处有一只网纹蟒(学名Python reticulatus在静静地看着我们,不过这小家伙的体长只有两米不到。向导说它几乎每天晚上都在石壁附近出现,所以很容易找。沿河岸继续向前时我们陆续看到了三只马来渔鸮(Buffy Fish-owl),可惜只拍到了一只,这些家伙因为是夜间活动,所以对手电光比较警觉,船稍一靠近就直接飞走了。很快,给力的向导又发现了一只睡觉的翠鸟——这次是蓝耳翠鸟,以及三只挤在一起睡觉的黑红阔嘴鸟(Black-and-red Broadbill),我们在西必洛的雨林里找了很多天都没发现它,没想到在这里补上了。两个小时的夜游收获甚丰,不过这还是取决于向导的经验,如果我们自己用电筒找肯定找不到这么多。

57.JPG
Figure58. 鹳嘴翡翠

58.JPG
Figure59. 网纹蟒

59.JPG
Figure60. 蓝耳翠鸟

60.JPG
Figure61. 马来渔鸮

61.JPG
Figure62. 黑红阔嘴鸟

    第二天清晨的巡航则是离开前的最后一次巡航了。早上猛禽都还没起飞,我们拍了一会儿停歇在树上的栗鸢。拜访过几种猴子之后,我们回到了长着许多水葫芦的那个支流湖。湖边灌木里有1只白胸雅鹛(White-chested Babbler)很隐秘地在地上刨,又往前走了一段我发现200米外的一棵枯树上有两三个小黑点——拍下来跟向导研究了一下,发现居然是罕见的婆罗洲特有种白额小隼(White-fronted Falconet)。不过实在是太远了,我们也没带单筒,只能拍几张记录照了。回程吃早餐的时候我看到河边有一个巨大的编织巢,巢附近停着俩有凤头的黑白色猛禽,仔细看看又是一个新种——食蝠鸢(Bat Hawk),这玩意对生境的要求比较特殊,没想到居然在开阔的河边看到了。似乎最后一天的鸟运瞬间变好了,今天早上的猛禽数量实在不少,天气也甚是晴朗,快到码头的时候我们还拍到了一只从10米外飞过的白腹海雕成鸟。

62.JPG
Figure63. 栗鸢

64.JPG
Figure64. 食蝠鸢

63.JPG
Figure65. 白腹海雕

    上午收拾完行李,我们就坐上旅馆的车回到了山打根机场,我们将在这里乘飞机回到亚庇(因为我们买到了30块钱的特价票)。下午到达亚庇市还在下雨,我们只好在宾馆里休息(我们在亚庇住的宾馆叫Winner Hotel,在市中心),没有逛市区。在屋里隔着窗户能看到外面小群的亚洲辉椋鸟和家鸦(House Crow)在雨里玩。晚上还在下雨,我们冒着雨去海边吃过海鲜烧烤就直接回家休息了。

    12日早上我们来到城市北边的码头,这里从早上8:00开始有开往附近海岛的船,我们要去的是马努干岛(Manukan Island),此岛属于东姑阿都拉曼国家公园(Tunku Abdul Rahman Marine Park)的一部分,岛上的鸟种和亚庇周边略有差别,而且有冢雉等特色鸟种若干。码头售票大厅有超过10家公司运营上岛的航线,去马努干岛的船票是30块钱/人,各个公司的价钱大同小异,而且大部分公司的工作人员会说中文。建议上午(10点之前,越早越好)出发,因为下午过去的船次很少。注意和工作人员商量好回程时间(一般是下午1点、2点或者4点左右返程)。岛上看鸟的林间栈道只有1.5公里长,所有的鸟都是在这里找的,其余的地方是没有路的森林、私人住宅和海滩休闲区。回程时提前5到10分钟在岛上唯一的码头等船,因为运营岛间航线的公司很多,码头周围的船也比较多,请务必记好你是在哪家公司买的票(公司名字和LOGO,你的票上会有标记),不要上错船。

    岛上这1.5km的林间小路观鸟效率很高。除了常见的斑姬地鸠、亚洲辉椋鸟和钩嘴林鵙(Large Wood-shrike)之外,岛上的两种特色“红树”系列鸟种——红树仙鹟(Mangrove Blue-flycatcher)红树啸鹟(Mangrove Whistler)也先后被我们看到。不过我拍到的红树仙鹟是一只雄性幼鸟,不是最漂亮的状态。而红树啸鹟虽然没什么颜色,但是17厘米的大小令人印象深刻。最遗憾的是冢雉没有看到,不过我在发呆的时候LP竟然拍到一只很近的绿翅金鸠(Emerald Dove)。此外,令人惊讶的是来这里越冬的极北柳莺(Arctic Warbler)须浮鸥(Whiskered Tern)竟然已经到了。下午回码头登船的时候我们还在海边拍了一会儿热带鱼(这里热带鱼数量很多,可以走进水里用防水罩拍,也可以站在码头上俯视鱼群直接拍,建议留出一些时间在沙滩上休闲或者看热带鱼)。

    在亚庇的第二天我们来到了Likas附近(离市区3公里)的亚庇湿地保护中心(Kota Kinabalu Wetland Centre),这里是一个以保护红树林为主题的湿地公园,有环形栈道在红树林间穿行。在这里我们看到了此行的第四种翠鸟——白领翡翠(Collared Kingfisher)。重温了栗鸢、白腹海雕、灰缝叶莺和草鹭,并且看到了一大群亚洲辉椋鸟和一些小白腰雨燕(House Swift)。LP在这里拍了红树林特色的蜥蜴和一些招潮蟹、弹涂鱼等小动物。从公园出来的时候我还惊飞了一只很近的岩鹭(Eastern Reef-egret,白色型)。吃过午饭我再次乘船来到马努干岛去寻找冢雉。这次在栈道走了不到500米就看到了1只菲律宾冢雉(Philippine Scrubfowl)在树林中快速穿行,它的前进速度太快了,以至于我还来不及举相机它就已经消失了。这也是我唯一一次看到冢雉,至少能加个新种了。林子里还是和昨天相同的鸟种,不过这次看到了红树仙鹟的成年雄鸟,确实很漂亮。往回走时我听到树林里传来“呼~呼”类似长尾林鸮的低沉叫声,直觉告诉我这是一猫头鹰,于是我悄悄地走到树林边缘,在叫声的附近往林子里看,果然在我探出头的同时有一只肚子上满是横纹的灰色大猫头鹰从旁边的树上飞进了林子——居然是马来雕鸮(Barred Eagle Owl)!下午回码头的时候,我为本次婆罗洲之行的团队记录加了最后一个鸟种——矶鹬(Common Sandpiper),应该也是刚到的越冬个体。

66.JPG

Figure66. 岩鹭



67.JPG
Figure67. 红树仙鹟


65.JPG
Figure68. 斑姬地鸠

    晚上我们继续出门吃海鲜烧烤,买纪念品。9月14日上午我们从亚庇经吉隆坡转机回到了北京,彼时北京已经很凉快了,而婆罗洲则即将进入雨季。本次我们两人一共记录到鸟类159种,其中四分之三的鸟是在低海拔地区记录到的,这个比例明显超过我们查到的该地区其他记录,由此看来似乎非繁殖期对山区(神山公园)的鸟类观察有更大的影响。希望下次繁殖季再探婆罗洲的时候在高海拔收获更多新种。
我们本次观鸟的团队记录附于文后,欢迎查阅。

IMG_0876.JPG
Figure69. 西必洛雨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9-29 20:44: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红嘴蓝鹊 于 2013-10-7 00:24 编辑

第三部分  
2013年8月27日 —— 9月14日 婆罗洲(马来西亚沙巴地区)观鸟记录


由于鸟种较多,请下载此PDF格式附件观看总记录。
包括 中文名、英文名、学名、各地区的遇见率分级统计等。

中文名主要基于世界鸟类分类与分布名录(郑光美,2002)
pdf在2013年10月7日更新了个别数量统计上错误,现在是最终版本。


马来西亚鸟种记录.pdf (535.34 KB, 下载次数: 205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9-29 21:04:2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占得可以~科学的攻略~甚是详细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9-29 23:21:08 | 显示全部楼层
太详细了,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Archiver|中国观鸟论坛 ( 京ICP备10031106号-42

GMT+8, 2017-11-25 02:09 , Processed in 0.643947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